? 文学连池 - 中国五大连池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連池

端午遐思

更新時間:2018-06-18 17:49:14點擊次數:2425次

葫蘆招展,粽子飄香,端午節又乘著香包艾葉翩翩的來了。

      昨天,集市上就是一派節日的熱鬧景象,葫蘆香包的小攤姹紫嫣紅,粽子茶蛋的鋪子香味濃郁,夜市、商場人來人往空前的繁榮。朋友圈里大家都在討論著明早踏青的事情,因為實在不忍對綠綠的草坪“下腳”,又不知可以踏青的郊外到底在哪里,所以對于踏青我也不做肖想。


      深夜,仍沒有睡意,任回憶蓬勃而生。

      記憶中的端午是晨露、是艾葉、是紅皮的雞蛋更是一早醒來母親拴好在我手腕上的五彩繩。三十幾年了,每個端午的早上都會吃到媽媽做的菠菜湯荷包蛋,然后帶上媽媽給準備的紅皮雞蛋,出去跟小伙伴滾雞蛋、撞雞蛋,或者上學、上班……后來五彩絲線不再給我,而是系在女兒的手腕上,結了婚做了媽媽的我還是會每個端午的早上起了床就急急火火的回媽家。用浸了百草的水洗臉,媽媽說可以去百病;屋檐門口要掛五彩的葫蘆還要插艾蒿,媽媽說可以保平安;吃雞蛋前要滾一滾,媽媽說可以去晦氣,然后一家人圍坐在那張據說是我姥爺千里迢迢送到黑龍江來的木桌前享用那頓經典的早餐。

      童年的端午永遠定格在記憶里,而且永遠多彩而又美味。扎著羊角辮的我早早就要和小伙伴約好,會吃了早飯帶著各自的雞蛋奔向荒野,不怕晨露打濕鞋子,不怕草叢里也許會有蟲子野鼠,就那么歡快的奔向田野。尋一塊無人看守的麥田,在那一片清淺的綠浪里追逐、嬉戲,手里的雞蛋一會是玩具一會是武器,一個撞碎了再換另一個,玩夠了就躺在草地里把撞碎的雞蛋吃掉。說著無聊,可是那時候覺得這就是無上的樂趣。有一次我和我那個童年密友玩的忘了形,麥田的主人來了都沒發現,人家一聲大喊我倆撒腿就跑,雞蛋都沒顧得揀。偏偏密友的雞蛋上寫了名字,這下成了罪證,人家找上了門,一頓打是逃不掉的了,我在旁邊偷笑,哈哈,多虧我的雞蛋都吃光了。


       時間跑得飛快,一轉眼幾十年過去了,舊友已經天南海北,我也一再的辭別故鄉和第二故鄉來到這個寸土寸金的城市。城市的縫隙里只有僅供欣賞的綠地,花常開柳也很綠,生活似乎好了,也似乎多了很多桎梏,自由自在這個詞隨著童年的逝去也一并跑得不知所蹤。

      剝一個鮮嫩嫩的雞蛋換來的是女兒嫌棄的眼神,這營養豐富的補品如今已經不再搶手,就如同節日,在意的更多的是它帶來的難得的假期。我想我不能迷失在這鋼筋水泥的世界,任自己隨波逐流的冷淡,生活一定要有一些儀式感。 

      于是早早買來糯米、粽葉,和媽媽一起包了粽子、煮了雞蛋,同事的妹妹幾天前就為我們準備好了香包和五彩絲線。如若明朝雨來的遲些,定要和家人出去走走,不辜負了每個可以起舞的日子,掛起媽媽巧手疊的葫蘆,迎接每一天的幸福、快樂和平安。